欢迎访问战士网! 讲坛  |  关于我们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旅 > 国防教育 >

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丨太行精神、吕梁精神

新闻来源:军网 总编:将星 主编:曼子 责任编辑:嘉泽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1-11-02
摘要:习近平 双峰并峙的精神丰碑 ■解放军报记者 谭靓青 特约通讯员 史利鹏 在中国,无人不知太行,无人不晓吕梁。 千百年来,有些人未曾见过它们的容颜,甚至没有弄清它们的位置,但太行...



——习近平

双峰并峙的精神丰碑

■解放军报记者 谭靓青 特约通讯员 史利鹏

在中国,无人不知太行,无人不晓吕梁。

千百年来,有些人未曾见过它们的容颜,甚至没有弄清它们的位置,但太行山和吕梁山却印刻在中华儿女的记忆里。

千百年前,愚公移山的传说震撼人心。千百年后,国家和民族处于危亡的关键时刻,一支年轻的部队来到太行山、吕梁山,领导当地群众立下“誓将山河来收复”的铿锵誓言。

从此,巍巍太行、莽莽吕梁之上多了一抹红色的记忆。这份记忆镌刻在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之上,那就是太行精神、吕梁精神。

千山万壑,铁壁铜墙

乘高铁从北京一路向南,跨越河北,不出多时就会遇到这样一个场景:列车驶入山腹,在漆黑的隧道中继续前行。

倘若视线可以穿过山体,跃上高空,人们会看到这样一座座笔挺的山:在开阔的华北平原上,它们仿若从麦田里猛然拔起,干净利落地斩断了前行的道路。

这,就是太行山。它巍然延展近千里。

秋日的太行山脉,层林尽染、满目红叶。当红色与太行联系在一起,人们总会想起中华民族复兴史上那段特殊的时光。

“千山万壑,铜壁铁墙。抗日的烽火,燃烧在太行山上。”1938年6月,当冼星海接过桂涛声写在烟盒上的歌词《在太行山上》,他仿佛看到太行军民浴血奋战的身影——

当时,卢沟桥事变爆发,华北沦陷,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,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挺身而出,毅然奔赴山西抗日前线,在太行山上点燃了抗日烽火,建立起华北最大的抗日根据地。

根据地背后,正是巍巍太行。仅在长治一个市,革命旧址和纪念馆就有500多处。

记者来到坐落于山西省长治市武乡县的八路军太行纪念馆,追寻那段血与火染就的民族记忆。

走进展览序厅,迎面而来的是“太行精神,光耀千秋”8个大字。序厅中央,立着8根浮雕铜柱。“这8根浮雕铜柱寓意共产党、八路军是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。”讲解员暴美霞说,“正是共产党唤醒了民众,引导他们拿起大刀、长矛、锄头同日本侵略者展开殊死搏斗,誓死保卫自己的家园。”

在纪念馆背后的凤凰山巅,一座“八路军抗战纪念碑”巍然屹立。碑体高19.37米,寓意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。两侧为镌刻着谷穗与长枪的铜质图案,象征着八路军依靠“小米加步枪”打败日本侵略者的那段历史。

走近这座四棱形石碑,最震撼人心的是,它背面长达30米的弧形浮雕墙上,刻着抗战时期血洒疆场的八路军将士的名字。

据不完全统计,抗战期间八路军晋绥军区指战员牺牲1.3万多人,晋察冀军区指战员牺牲7.1万多人,晋冀鲁豫的太行区和太岳区将士牺牲1.3万多人。

“四万万人齐蹈厉,同心同德一戎衣”。在吕梁,伤亡军民9.8万余人,占晋绥边区伤亡总数的近4成。抗日战争结束,吕梁人口锐减十几万。

在这片英雄的大地上,涌现出了用鲜血和生命捍卫共产主义信仰的贺昌、“一身赤胆为革命”的张叔平等仁人志士。他们将个人的生命和财产置之度外,像一盏盏明灯,照亮战友们奋斗前行的路。

2017年6月,在山西考察工作的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晋绥边区革命纪念馆,郑重地向革命烈士敬献花篮。他动情地说:“革命战争年代,吕梁儿女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伟大的吕梁精神。我们要把这种精神用在当今时代,继续为老百姓过上幸福生活、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。”

时至今日,当记者走进秋日的太行、吕梁山区,恍然间醒悟,这两条山脉之所以是红色的,是因为它们浸染着先辈的鲜血。正是千千万万个像他们一样,怀抱崇高理想信念的共产党人的牺牲,为这片山河挺起不屈的脊梁。

“山山埋忠骨,岭岭皆丰碑”

为了追寻那段激情燃烧的历史,记者来到山间的一户民居,找到了当年那段岁月的亲历者——92岁的老人肖江河。

那年,肖江河刚刚10岁。有一天,村里的孩子发现几个八路军战士正在练习攀崖。战士们动作敏捷,身体轻盈,调皮的孩子目睹眼前的一切,不由连蹦带跳地模仿起来。

这一幕,恰好被走来的一位老兵模样的人看在了眼里。他,就是时任八路军总司令朱德。随后,朱德来到学校看望这些孩子,提出组织抗日儿童团的要求。年仅10岁的肖江河被朱总司令亲自任命为儿童团团长。

“儿童团刚成立时只有32个人,全是9岁至12岁的学生,其中有8个女娃。不久后,八路军战士为我们送来了红缨枪和大刀,我们就此开始了站岗放哨的日子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肖江河 难抑激动,声音也变得有些微微发颤。

如今,当年的儿童团团长已是耄耋老人。6年前,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,他乘坐观礼车驶过天安门广场。

那一刻,肖江河想起了那些并肩战斗的同乡,想起了那些冲锋在前、为国捐躯的八路军将士。“看着眼前的盛世景象,我当时只想对他们说一句话:你们的血没有白流……”肖江河说。

在八路军太行纪念馆,记者看到这样一组数据:当年约14万人口的武乡县,有9万多人参加各种抗日救亡组织,1.4万多人参军参战,2万多人为国捐躯。

“山山埋忠骨,岭岭皆丰碑。”在太行、在吕梁,有多少英雄儿女血洒战场。

临行之际,这位92岁的老人拄着拐杖,颤颤巍巍地和我们一同向外走去。

老人年事已高,记者一再相劝不要再送,老人却执意走到门口。他看了一眼记者一行人身上的军装,说了一句话:“送军,一定要送到大门外。”

返程路上,这句话一直在记者脑海萦绕。

“平生铁石心,忘家思报国”。在投身抗战、共御外侮的过程中,太行、吕梁儿女竭尽全力地为取得革命胜利贡献着力量。一位名叫牛友兰的群众先后捐资35000块银圆,捐粮两万多公斤,以及大量棉花、布匹等物资,这几乎是他的全部家产……

“估计军事实力时,必须将共军及其潜在民众之中广泛的武装力量考虑在内。”这是日军在“碰”到我军民共同筑起的铜墙铁壁时所发出的哀叹。群力谁能御,齐心石可穿。一心为了群众,紧紧依靠群众,永远做人民子弟兵,我们的力量在此,底气在此,根基也在此。

两条山脉,一种血脉

从武乡县城出发,记者一行驱车沿着山间公路盘桓回转,不时可以看到山体滑坡,那是前段时间的大雨留下的痕迹。

一个多小时后,记者一行来到了八路军总司令部旧址砖壁村。砖壁村位于太行山腰,背依群山,峰峦环绕,前临深谷峡涧,素有“砖壁天险”之称。站在村口眺望,这里南、西、北三面临崖,仅有一条峡谷小道连通内外;东面靠山,经两道天然壕沟,可进入崇山峻岭之中。

一阵山风吹过,司令部旧址院子里的榆树哗哗作响。80多年过去,当时彭德怀种下的榆树,如今已经长成一株两人合抱的大树。抗日战争时期,百团大战的指令,就从这个不起眼的院子里发出。

在这里,记者看到一张特殊的黑白照片。照片中,一身粗布军服的彭德怀,背靠战壕,右脚蹬住壕沟前的土壁,双手举着望远镜,仔细观察前方的敌军阵地。

“这张照片拍摄于1940年10月30日,拍摄地距离关家垴战场不足500米。”讲解员胡启锐讲述着照片背后的故事。

当年,八路军将日军500余人的冈崎大队围困在关家垴高地。这块高地三面断崖,易守难攻。总攻发起前,彭德怀来到一线,亲自向决死队动员,最终击退了敌军。

“我亲眼目睹战友身中27刀,壮烈牺牲。”抗战老兵魏太合是百团大战关家垴战斗的亲历者。当年,他才十几岁,至今他也无法忘记那场战斗的惨烈。

在距离关家垴几十公里外的清漳河畔,还发生过一次著名的战斗——十字岭战斗。八路军高级将领左权就牺牲在这次战斗中,年仅37岁。

左权牺牲后,他的妻子刘志兰收到他生前最后一封家书。那封写着“再带给你十几个字”的深情家书,却成了临终绝笔。

“念、念、念、念!”信中,左权一再提及对妻子和女儿左太北的思念。出生在武乡的左太北,名字中的“太北”二字正是太行山太北区之意。

“名将以身殉国家,愿拼热血卫吾华。太行浩气传千古,留得清漳吐血花。”1949年,解放军南下解放全中国,朱德特意命令入湘部队,绕道醴陵去看望左权的母亲。

时隔7年,这位年迈的母亲才知道,自己日思夜念的小儿子已为国捐躯,她强忍哀痛,请人代笔,为儿子写下这样的祭文:“吾儿抗日成仁,死得其所,不愧有志男儿。现已得着民主解放成功,牺牲一身,有何足惜,吾儿有知,地下瞑目矣!”

时隔80多年,漫步在以左权同志命名的山西省左权县,当地农民已全部脱贫,那边是大片大片的光伏电板,这边是成栏成栏的肉牛肥猪。在县城大街小巷上,人群熙熙攘攘,一派繁荣景象,其中一些红色旅游景点和民宿,格外引人注目……

那场带给中华民族浩劫的战争好像已成为历史,但那段灼热的历史从未从我们心中消逝。

当记者再次走进太行山、吕梁山,踩在当年八路军将士踩过的土地上,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太行山可以被称作“天下之脊”。

太行山不高,它最高峰的海拔只有3000多米。但这里的村庄,这里的道路,这里的河水,与那抹红色交织在一起,造就了永恒的精神瑰宝。站在太行,眺望吕梁,这两种精神的高度,足以挺起一个民族的脊梁。

图片摄影:张志远、张 强

左手一指太行山 右手一指是吕梁

■解放军报记者  谭靓青  特约通讯员  史利鹏

“人说山西好风光,地肥水美五谷香。左手一指太行山,右手一指是吕梁……”

太行,一个从不缺少奇迹的地方。80多年前,一支年轻的部队经过千难万险,漫长跋涉,进驻太行山脉深处,将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的千山万壑。

吕梁,一个从不缺少勇气的地方。80多年前,一支英雄的部队决定渡过黄河,挥师东征,来到晋西大地吕梁,建立保卫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坚固阵地。

一支武器落后、装备稀缺的部队,何以战胜装备精良的敌人,护卫中华民族的尊严?一片贫穷偏远、陡峭崎岖的山区,何以贡献难以计数的粮食、物资,为前线作战支撑起一个稳固的后方?

翻开八路军在太行和吕梁的历史,历史的逻辑渐渐清晰—

一个个堪称奇迹的战果,凝结着中国共产党人和太行、吕梁儿女勇敢顽强、敢打硬仗的革命精神。在黄崖洞,八路军面对4倍于己的敌人,激战8昼夜。正是靠着这种精神,毙伤敌人2000余人,保卫了黄崖洞兵工厂,赢得辉煌战果。

一批批支援战场的物资,凝结着中国共产党人和太行、吕梁儿女艰苦奋斗、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。在吕梁贫穷偏远的山区,百姓生存困难、自顾尚且不暇,却突破敌人的分割、封锁和包围,通过秘密交通线接送数以万计的干部安全到达目的地,为延安和各根据地之间运送了1000余吨重要战略物资。

一次次英勇无畏的冲锋,凝结着中国共产党人和太行、吕梁儿女不畏牺牲、前赴后继的革命精神。当年,在三晋大地数千公里的交通线上,日军妄图通过囚笼政策打击抗日力量。党领导的武装力量正是靠着这种精神,原计划22个团参战的正太战役,有80多个团不约而同地主动参战,以雷霆万钧之势,打响了闻名中外的百团大战。

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精神传奇。在这些奇迹和勇气背后,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和太行、吕梁儿女铸就的太行精神、吕梁精神。

太行浩气传千古,吕梁儿女铸英魂。80多年过去,硝烟散尽,当这些奇迹成为历史,对太行精神、吕梁精神的追寻和传承,是后人对那段历史最好的纪念。中国昂首向前,这种精神我们必须永远装在“行囊”里、带到征途上。

十七个铁补丁的行军锅

■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蔡 君 通讯员 张 伟

战争年代,一口行军锅意味着什么?

太行山深处,八路军太行纪念馆,游客驻足在一口锈迹斑斑的行军锅前。

行军锅由铁皮打制,因年代久远,锅沿、锅底、锅壁多处开裂,周身打满铁补丁,无声地诉说着那段艰难的战争岁月。

“万里长征路上,这口行军锅跟着红军战士,上过雪山、走过草地,煮过皮带、炒过青稞,一直用到了抗日战争时期。坏了补,补了又坏,这口锅一共补了17个铁补丁,说它为革命‘鞠躬尽瘁’一点也不为过。”行军锅旁,讲解员吴军仪讲述着它的故事。

与其他讲解员不同的是,吴军仪身上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。他是来自武警山西总队长治支队武乡中队的一名战士,也是中队“红肩章”讲解小分队的一员。

每到节假日,吴军仪都会来到八路军太行纪念馆,向游客义务讲解行军锅背后那个感人至深的故事—

1938年4月,日军集结3万余人,对晋东南地区实施围攻封锁,妄图消灭八路军主力部队。为粉碎敌军的围攻,八路军129师决定歼灭一路敌军,进行了反“九路围攻”的长乐村战斗。

战斗打响后,武乡县的青壮年纷纷参加抗战,王家峪村民李焕兰的丈夫就是其中一员。当年,他参加了救治八路军伤员的担架队。长乐村战斗中,他在前方的战壕里,发现了一名八路军炊事班长倒在血泊里,背上就是这口行军锅。

伤势严重,伤员必须马上送往后方救治。但受伤的炊事班班长抓着这口锅不肯放开。他握着李焕兰丈夫的手说:“老乡,一定要保住这口锅,这是一口‘走’过万里长征的锅……”

说完,年轻的炊事班长永远合上了双眼。李焕兰的丈夫含泪将这口锅背回了家中。次年,八路军总部进驻王家峪,李焕兰又将这口锅送回,供八路军将士继续使用。

如今,这口静静陈列在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中,经国家文物局鉴定,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。

几十年来,一批批游客来到这里,瞻仰这口行军锅,聆听它的故事。它的身上,先辈的精神仍在熠熠生辉,鼓舞着我们继续前行。